南方柑橘(柑桔、砂糖桔、沙糖桔、沃柑)网
新闻详情

“狂热”砂糖桔背后的隐忧

浏览数:825 

狂热”砂糖桔

桂林晚报首席记者沈青 文/摄

永福县堡里镇罗田村委万亩砂糖桔种植基地里,果树已经长出了白色的花骨朵,村民希望砂糖桔还能多“火”几年。

砂糖桔,近年来堪称桂林水果的“黄金产业”,春节后其身价暴涨更是让桂林果农们沉浸在致富的巨大喜悦中。这个小小的“黄金果”,让不少农民盖起了“桔子房”,开上了“桔子车”。

2016年,桂林的砂糖桔种植面积已迅速扩张到了百万亩,平均每市斤5到7元的收购价,给果农带来的是数亿元的直接收入,让很多果农摇身一变成了百万元户甚至是千万元户,砂糖桔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让其他行业的从业者艳羡。

相比众多还在围观砂糖桔带来的致富“神话”的人们,有的业内人士已经在关注并思考,砂糖桔致富“神话”,除了令人眼热的市场价格,还有急速扩张的种植面积,在这种急速扩张的“狂热”背后,是砂糖桔种植“寸土难求”的连锁反应,理智的人们不禁要问,今后几年砂糖桔的市场行情一直能如现在这样居高不下吗?


今年2月,阳朔兴坪镇的果农将刚采摘的砂糖桔分类装箱,砂糖桔高涨的身价让果农欣喜不已。(本报资料图片)

砂糖桔种植“寸土难求”

今年年初,砂糖桔的致富“神话”在桂林各县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春节前后,很多市民的朋友圈被荔浦的砂糖桔暴富故事刷屏。在荔浦县修仁镇版纳村,有72户300人口,而今年全村砂糖桔收入100万元以上的就超过了30户。

更令人称奇的是,作为砂糖桔的种植大县,今年荔浦全县销售超1000万元收入的果农达20多户,500万至1000万元收入的有400多户,100万至500万元收入的果农1200多户,收入几十万元的果农则数不胜数。

与荔浦的版纳村类似,永福县堡里镇罗田村委也是远近有名的“土豪村”,其支撑产业也是砂糖桔。

3月7日上午阴雨绵绵,但罗田村委的砂糖桔果园一片绿意盎然,一些果树已经长出了白色的花骨朵。

村民罗永明很期待,这些砂糖桔果树能再让他像今年一样“火”一把。刚购买了越野车的罗永明在张罗起新房,“起码起个三层半,村里人这两年都住进了‘桔子房’”。他家里十余亩的砂糖桔今年给他带来了50万元收入,这在罗田却还算是少的。

罗田村委书记罗永胜说,罗田村委2016年的砂糖桔种植面积近8000亩,亩产达到了7000斤,按照5到7元的收购价,整个村委的销售收入已破2亿元。

巨大的经济效益,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果农投入到砂糖桔种植中来。据罗永胜统计,罗田今年扩种的砂糖桔面积还将在1000亩以上。

“要不是土地有限,新种面积还将增加。”罗永胜说,目前罗田村委内的平地果园全部都已种植砂糖桔,新增的果园都是山岭垦荒而来。

即便如此,要在罗田种植砂糖桔已经是一地难求。由于本地土地稀缺,罗田村委已经开始为砂糖桔寻找新的空间,已经有村民到苏桥附近租了500亩种植砂糖桔。

在整个永福,如今即便是花上1000元每亩的租金,也很难找到种植砂糖桔的土地了。而前几年,一些荒地和土坡出租价格也就在200元左右,还没人愿租。

据永福县农业局水果站统计,永福县2012年至2016年,砂糖桔种植面积以每年4万亩的速度递增,目前是全区乃至全国种植面积最大的砂糖桔生产县。

在荔浦、阳朔等其他砂糖桔种植大县,种植砂糖桔的土地已经十分紧缺,出租价格也水涨船高。

荔浦县修仁镇一位乡镇干部介绍,“现在想要在荔浦找地,只能花大价钱转租。”该镇有一位果农50亩果园转让,虽然租金不高,但转让费用要价150万元,这在以前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天价。

砂糖桔让人趋之若鹜,但土地稀缺,让很多果农另辟蹊径,为种植扩展新的空间。

在阳朔县兴坪镇,公路和高铁所过之处,不少山岭都已经被砂糖桔果树占据。

兴坪镇画山村委地处漓江风景名胜区内,自然资源丰富,连绵茂密的山林与1公里外的漓江相得益彰。在崎岖的山路上,画山村委书记陈必忠指着对面的山体说,“左边这一块前几个月还没开荒的,现在都插上果苗了。”沿着被人踏出的小道蜿蜒而上,山脚直到半山腰的土壤碎石都已经裸露,不见原本的灌木和树林,只见被栽下不久的果树苗。

为种植砂糖桔,一些果农填塘造地,在公路边、山岭上见缝插针,对砂糖桔种植土地的“争夺”已经白热化。

抢“疯”了的不只是土地

爆发式增长的种植面积,为砂糖桔产业带来了更多的连锁反应。果农愁的不仅是有钱租不到土地,优质苗木的供不应求也让他们头疼。

今年春节过后,荔浦镇金雷村一处无病苗木培育基地的大棚里,尚没有开挖的砂糖桔苗已经早早被预订,贴上了买主的名字和销售日期。

“1月的价格还在3.5元/株到4.5元/株之间,2月已涨到5块多一株了。”大棚的负责人沈启明早在2006年就开始培育无病柑橘苗木,是荔浦县最早培育无病柑橘苗木的农户之一,如今他在金雷村租了30亩地培育无病柑橘苗木,其中砂糖桔无病苗木就有40万株。

在荔浦县,像这样取得柑橘无病苗木经营资质的农户共有6户,年生产砂糖桔无病健康苗木650万株左右,往年还基本能保障本地砂糖桔无病健康种苗市场供应。

但今年砂糖桔身价飞涨,果农种植热情高涨,不仅荔浦人到外县继续扩种,很多蒙山、贺州等外地老板和农户也到荔浦来购买无病苗木,这样一来无病苗木就供不应求了。

在荔浦县最大的苗木市场,几户经营户告诉记者,过年前后,只要是大棚的砂糖桔苗一出现,不出半天工夫就会被抢购一空,价格都在每株5元以上。

不单是在荔浦,永福县砂糖桔种植基地———罗田村委村支书罗永胜也在担忧,今年罗田扩种了两千亩砂糖桔,但大棚无病苗木的紧俏却让村民始料不及。

永福县农业局介绍,永福去年按照每株1.5元的价格补贴种植户,鼓励他们购买无病苗木,但年出圃无病苗只有200万株,还有相当的市场缺口。

目前永福的砂糖桔苗市场鱼龙混杂,但大棚无病苗却稀缺,这已经成为果农的一块心病。

记者从市农业局了解到,目前,砂糖桔的无病苗供应远远跟不上种植面积的扩张。2015年,由农业部门供应集中培育的无病苗在1000万株以上,却只能满足一半的市场需求。2016年,虽然无病苗的数量有所增加,但疯涨的砂糖桔种植面积需求更大。

业界担忧,无病苗的供不应求会使得一些品质较差甚至是带病苗进入种植区域。“过年后到市场上大棚苗几乎已经买不到了,有一些外地的苗木我们不敢买,一旦是带病苗将会给全村的种植带来极大伤害。”罗永胜说,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了农资市场,在砂糖桔产业急速扩张之时,柑橘品种的农药、化肥品种都瞄准了这一市场,品牌种类五花八门,缺乏专业知识的果农难以辨别。

“抢人”、“抢技术”也成为了一些砂糖桔种植区域的普遍现象。在荔浦砂糖桔上市期间,除了每天上千支采果队在砂糖桔果园忙碌,还有活跃在县里的几百家龙头企业及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农民工,每天数万人轮番上阵。

果农们对科学种植和技术的需求也在大增。

永福县农业局水果站站长曹丽玲几乎每天都要下乡去种植户果园指导,像她这样的专家十分抢手,“天天电话被果农‘打爆’,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很多果农还需要更多更专业的技术科技培训。

核心提示:砂糖桔,近年来堪称桂林水果的“黄金产业”,春节后其身价暴涨更是让桂林果农们沉浸在致富的巨大喜悦中。这个小小的“黄金果”,让不少农民盖起了“桔子房”,开上了“桔子车”。……


阳朔县兴坪镇书家堡村委的一片山体已被种砂糖桔的“梯田”占据。

“狂热”背后的隐忧

在致富渴望下,砂糖桔种植面积急剧扩张,也为黄龙病的暴发埋下了隐患。

被称为“柑橘癌症”的黄龙病卷土重来,并非危言耸听,桂林疯长的砂糖桔种植面积,将面临近几年来最严峻的病虫害挑战。

据市水果办统计,2013年桂林市砂糖桔种植29万亩;2014年增长到了46万亩;到了2015年,已增长到75万亩,产量约80万吨,已经是2013年的2.5倍,2016年桂林的种植面积保守估计已近百万亩。

目前,虽然桂林各县砂糖桔果园的黄龙病发病率都控制在较低水平,但仍让一些果农感到了威胁。

在阳朔县葡萄镇马岚村委,果农陈兰兰一块一亩九分大的砂糖桔地里,前年卖桔子的收入近4万元,但去年因为黄龙病砍了不少病树,病桔也没法销售,这块地的产量只有4000多斤,收入骤降至2万多元。

马岚村委下辖6个自然村,有5000多亩的砂糖桔种植面积。村委支部书记陈土发说,目前发现至少有600至700亩有染病的迹象。阳朔的另一个砂糖桔主要产地——— 高田镇蒙村,种植面积超过6000亩,目前已经确认染病的超过1000亩,“其余的几千亩感染只是时间问题。”村委书记陆家奉颇为无奈。

在荔浦县,根据县农业部门的调查,每年因受黄龙病危害淘汰的砂糖桔多达6000—8000亩,造成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这两年砂糖桔价格高,效益好,许多果农发了财,转移到县外租田种植砂糖桔,管理的重心在县外的几十亩或几百亩田地,而本县的小面积种植逐步变成了失管果园。”荔浦县农业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历史上,黄龙病曾给桂林的柑橘产业带来过两次毁灭性的打击。上世纪80年代末,桂林各县的温州柑产区曾有一次黄龙病暴发。2002年至2003年,黄龙病再次暴发,使得平乐沙子镇等地的椪柑产业几乎全军覆灭。

两次病害暴发造成的后果令人唏嘘,而广东等地前些年砂糖桔黄龙病的前车之鉴也值得桂林砂糖桔业界警醒。

2012年,广东地区砂糖桔黄龙病暴发,虽然仍然结果,但果品已经大幅下降,收购价不到两元一斤。

2013年,大量客商开始转向刚刚发展砂糖桔种植的广西。桂林也在这时迎来了砂糖桔丰产热销的黄金时段,很多果农在那段时期掘到了第一桶金,桂林的砂糖桔面积也从此开始快速增加。

业内人士分析,如今桂林已经成为除广东之外的主要砂糖桔产区,可以说,如果要保持砂糖桔的品质,换取最大的利润,对黄龙病的防控是关键。

同时,记者采访的果业专家、业内人士也对今后两年桂林砂糖桔市场的价格走向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他们分析,从今年来看,荔浦、永福等地的砂糖桔品质相当不错,自然价格很高。而在2016年大面积扩种的情况下,砂糖桔依然供不应求,这让业界对今后两年的市场仍保持着较大信心。

同时,桂林的砂糖桔树冠盖膜技术,果实摘下来可以保存,所以正好赶上了过年前后的价格高峰,也错开了广东等地砂糖桔10月到12月的主要上市期,在今年的市场已经得到了验证,这也是果农们最为关注的价格问题。


永福县堡里镇罗田村委是柑桔黄龙病综合防控整村推进示范村,村干部正在果园内检查灭虫设备的运转情况。

黄金产业如何持续

桂林独特的的气候条件和土壤环境造就了砂糖桔产业的快速发展。在一些县域,砂糖桔产业已经成为重要的支柱产业。

走在田间地头,不单是农民为今年销售砂糖桔盖起的“桔子房”、买的“桔子车”欢呼雀跃,很多乡镇干部经常挂在嘴边的也都是砂糖桔的增产和前景。

目前,桂林不仅是广西最大的水果产区,砂糖桔产量也位居全国第一。尽可能地延续这一黄金产业的生命,才能让更多的农民致富,拉动整个水果产业的发展。

永福县农业局副局长李传用说,砂糖桔让果农致富的故事固然值得欣喜,但也应该保持清醒的认识。他说,永福2016年的砂糖桔产量31.2万吨,产值31.6亿元,仅此一项就带动农民人均收入12200元。今年,永福的砂糖桔面积还将增加。

除了在防控黄龙病以及无病苗木的供给上加大力度外,永福还在为进一步打开外地的砂糖桔市场努力。

今年,永福派出了多个销售队伍到北京、上海等地推荐砂糖桔产品,在砂糖桔集中上市的时节,外地客商纷至沓来,果农的砂糖桔不愁销,价钱也不用担心。此外,永福砂糖桔的品牌意识已经觉醒,明确了今后要成为全国最大的富硒砂糖桔生产基地的目标。

“广东四会砂糖桔曾经是全国最著名的砂糖桔品牌,但今年有外地客商主动要求我们在产品包装上打上桂林砂糖桔的标识,这说明通过这几年的销售,桂林砂糖桔已经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李传用说,这样的成果得益于桂林砂糖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品质。

今年,袁隆平院士还为永福县题词“永福富硒砂糖桔之乡”,更让永福砂糖桔名声在外。

但即便如此,李传用还是感觉到永福在砂糖桔销售上还有潜力可挖。“目前永福还没有专业的交易市场,导致掌握市场信息不及时,影响了农产品销售。”由于销售信息不够畅通,有的果农在低价就将砂糖桔全部卖出,而到了高价时段已经无果可卖。今年,永福计划新建一个300亩左右的砂糖桔专业交易市场。

在砂糖桔种植面积每年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保证品质、打开销路也将是保持住桂林砂糖桔身价的有效手段。

未雨绸缪,桂林的砂糖桔仍然处于蜜月期,其经济效益也一时无两,但从长远考虑,砂糖桔并不是桂林水果唯一的、也不是永久产业。市水果办负责人介绍,在各县水果产业的发展中,除了通过政府引导和扶持的手段加强农民的防病抗灾能力外,地方政府还可以引导农户因地制宜,搞差异化种植、精品化种植。

永福县农业局一位负责人介绍,砂糖桔产业虽然红火,永福已经在为后续水果产业未雨绸缪,引进了山楂、酥脆枣、猕猴桃等品种试种。阳朔县高田镇等传统砂糖桔种植地,去年已经引进了其他种类的柑橘、金枣、梨、蜂糖李等新的水果品种。桂林市水果办也透露,桂林今后将大力开展猕猴桃、甜柿、樱桃等珍稀品种“北果南移”试验示范,在保证传统优势水果品种产业发展的同时,提高水果产业整体效益,为今后水果产业的发展提供多样选择。




——————————————————————————————————————————